<dl id="f5jvl"></dl>
       聯系我們
       
      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中國葡萄酒貿易網
      中國紅酒網
      中華食品商務網
       
       
       



      百年品牌“解百納”爭奪戰


           “解百納”商標案,又起風波。

        近期,隨著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的最終裁定,2002年吵得沸沸揚揚的“解百納”葡萄酒注冊商標,終于回到煙臺張裕葡萄酒公司的手中。而此舉也意味著,除了張裕之外,目前生產、標識并銷售解百納葡萄酒的生產企業,將不得不停止使用這一專屬注冊商標,否則,就會構成對張裕解百納知識產權的侵害。

        一石激起千層浪。

        國內長城、王朝、威龍等葡萄酒生產企業紛紛聯合行動,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并聯合國內12家重點規模型葡萄酒生產企業,成立攻守聯盟,為了避免嚴重損害葡萄酒行業發展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要求制止這種“公然掠奪行業公共資源的霸權行徑”。

        禍起1931年

        如果說起中國葡萄酒業歷史最悠久的企業,是不需要在后面附加上“之一”這樣的詞語。創立于1892年的煙臺張裕葡萄酒公司,以至今136年的時間跨度,毫無懸念地成為中國第一家葡萄酒生產企業。它的誕生,比1900年中國第一家啤酒企業哈爾濱啤酒廠還早了8年。

        這段歷史,因為張裕葡萄酒公司的依然存在,而廣為人知。由當時的歸國華僑張弼士先生耗費白銀300萬兩創立的這個釀酒企業,花費了十幾年的時間建造酒窖、改良口感,成為中國民族工業的優秀代表。1914年,張裕雙麒麟牌葡萄酒正式發售,1915年的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上,張裕的可雅白蘭地等葡萄酒就和聞名遐邇的中國茅臺一起,獲得了金獎稱號。

        對葡萄酒來說,只有在最佳的土壤、陽光和雨水等氣候條件下,選擇最佳的葡萄品種,才能釀造出高檔美酒。張裕公司經過多年的嫁接試驗和培育改良,于1931年成功培育出了一種適合煙臺當地氣候的葡萄品種——蛇龍珠。這種品質優良的葡萄,和張裕同時從國外引進的赤霞珠、品麗珠等名品葡萄一起,成為張裕主力的葡萄釀酒原料品種。

        而今天沸沸揚揚的“解百納”之爭,就是在1931年埋下了根源。

        當時,赤霞珠、品麗珠、蛇龍珠這些國外品種都還只有法文名字。赤霞珠的法文名稱是CabernetSauvi gnon,品麗珠的法文名稱是CabernetFranc,蛇龍珠的法文名稱是CabernetGernischt。由這些葡萄品種釀造而成的張裕美酒需要一個中文名字,時任張裕公司總經理的徐望之,便起了個“解百納”的中文名字。

        謎團從此萌生。解百納是“Cabernet”一詞的音譯嗎?由法文看來,這些葡萄都帶有“Cabernet” 的前綴,自然可以將這幾類葡萄都歸為“Cabernet”一族,中文統稱為解百納?墒菑堅9咎峁┑氖妨险J為,徐望之并不是這樣想的。他從張裕創始人張弼士平生所提倡的“融合中西、攜海納百川”的精神中提煉出了“解百納”這個名字,而和“Cabernet”這個法文名字無關。

        現在的其他葡萄酒公司認為,張裕當時是籠統地以赤霞珠、品麗珠、蛇龍珠這些葡萄品種為原料釀酒,所以這類酒的名字就叫做解百納。而張裕公司則認為,他們并不是這樣簡單處理的,他們將經過自己培育出的蛇龍珠葡萄為主要原料,再適當配以了一些赤霞珠、品麗珠,從而釀造出了一種全新的、與眾不同的新的葡萄酒,解百納就是這款葡萄酒的名字,而不是一類酒的名字。

        這些互相對立的說法,其實就決定了解百納自身的命運多舛!吨腥A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11條第1款規定:“下列標志不得作為商標注冊:(1)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的;(2)僅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的。”而按照這項規定,某一類商品的通用名稱,比如國家標準、行業標準所規范的或者約定俗成的商品名稱這些,是不能被注冊為商標的。如同“白面饅頭”的“白面”不能單獨注冊為商標一樣,如果“解百納”是一個葡萄品種的名稱,那么張裕就不能注冊“解百納”這個商標,否則,其他采用解百納葡萄釀造的酒,又該叫什么名字呢?

        這個問題留給80年后回答。

        解百納是個商標嗎?

        解百納是個商標,至少曾經是個商標。

        在1931年起了名字之后,看來張裕公司的確是將解百納看成是一個獨立的商標。在當時完全沒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1936年,張裕公司提交了申請注冊“解百納”商標的文件。1937年6月28日,當時的中華民國實業部商標局正式下文批準“解百納”商標注冊成功,注冊證書為“第33477號”。據悉,該文件現在還保存在南京市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中。

        但這份70年前的注冊批文,和現在的法律規定已經有了很大不同。在這份批文中,商標圖案是一個五角星加“Ca bernet”法文的字樣,并沒有加入“解百納”這三個漢字。按照今天的法律規定,這不在商標圖案部分的漢字,不屬于一個完整的獨特的商標設計中的部分,因此就不能稱之為商標。

        但張裕公司同時也指出,雖然整體商標圖樣中沒有出現“解百納”字樣,但在批文的“商標名稱”一欄中,明確寫有了“解百納”三個漢字,按照民國時期的法律規定,這就是注冊商標的一部分。

        這是張裕歷次注冊“解百納”為商標中的第一次。此后的1959年、1985年和1992年,收歸國有的張裕公司,又向新中國的中央工商局提請正式注冊“解百納”為注冊商標,卻又一次次被擋在了門外。因為當時的法律規定,除銷往國外的出口商品之外,國內產品的注冊商標中不允許含有外文字母,但張裕提交的“解百納”商標圖案中,有“CY”等英文字樣,所以就無法正式注冊,僅僅作為在工商部門備案使用。

        最好的良機被張裕錯過了。在錯過三次寶貴的機會之后,時間跨入20世紀90年代,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葡萄酒以飛快的速度進入市場,一批葡萄酒生產企業也涌現出來。

        威龍葡萄酒公司自1997年起,長城葡萄酒公司自1998年起,王朝葡萄酒公司自2001年起,都開始生產并銷售明確標明“解百納”的葡萄酒。

        當2001年,張裕再次向國家工商總局提請正式注冊解百納商標的時候,解百納葡萄酒產業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數億元的大市場,多達十余家葡萄酒生產企業參與其中。更值得關注的是,由于各家企業標明解百納的葡萄酒紛紛上市,不僅廠家,連消費者也逐漸認為,解百納只是一個葡萄酒的品種,而不是一個企業專用的注冊商標。

        此時的張裕,面臨的不僅僅是來自于法律范疇的局限和要求,而是承受了整個葡萄酒行業的所有競爭對手的群攻和反擊。無疑,在解百納已經事實成為高檔葡萄酒品牌標志,并得到廣大消費者認可之后,其他葡萄酒生產企業不會輕易放棄這個良好的品牌標識。如果那樣,就意味著將一部分葡萄酒市場拱手還給張裕,而自己則要承擔巨大的損失。

        2002年,張裕解百納葡萄酒在企業誕生后跨入的第三個百年之后,終于迎來了勝利的曙光。4月份,張裕解百納商標注冊已經經由國家工商總局批準,解百納終于成為獨屬張裕的企業產品商標之一。

        但僅僅3個月后,因為長城、威龍、中糧等葡萄酒企業的集體反對,國家工商總局又撤銷了對張裕解百納的批文。

        商標得而復失,張裕公司隨即向工商總局提起了行政復議,要求維護企業的正當權益,確認解百納商標所有權歸張裕公司所有。

        誰也不會料到,這次的風波,會陷入漫長的等待之中。張裕整整等了6年之久,在2008年的5月26日,國家工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終于裁定,維持張裕對解百納商標的所有權,并要求其他企業停止侵權行為。

        于是,6年前的一幕又重新上演。2008年7月16日,長城、威龍、中糧、王朝等國內初具規模的12家葡萄酒生產企業結為聯盟,召開公開媒體見面會,指責張裕公司惡意搶注、獨占解百納商標,意圖將這一葡萄酒行業的通用名稱占為己有。

        這是一場短期看不出勝負的商業戰爭,重要的是,張裕是自己把自己拖入戰場。

        解百納為何物?

        解百納到底是什么?一個葡萄種類的統稱?一種葡萄酒種類的統稱?還是一個企業的注冊商標?

        沒有人說得清楚,張裕公司自己也很糊涂。

        1939年的專業雜志《釀酒雜志》上,已經有載文,將張裕解百納作為張裕公司的某個特定的葡萄酒產品為報道對象,進行描述。

        在中國人還不習慣消費葡萄酒的時候,在其他葡萄酒生產企業還未出現的20世紀七八十年代,張裕仍然在堅持對解百納進行改良和提高。80年代,張裕成立了解百納干紅中心實驗室,90年代,又引入現代生物科技,進一步改良了蛇龍珠葡萄的質量,將解百納的口味進一步提高。在那段時間里,張裕解百納葡萄酒依然作為具體的單個的產品,在多個國際大賽上獲得了金獎。

        更重要的是,張裕在最近幾年間,花費大量金錢,對解百納品牌進行推廣和宣傳。使得解百納品牌效應進一步得到提升,市場份額也得到了擴張。

        可就是在張?嘈慕洜I解百納品牌的幾十年里,解百納也逐漸由一個具體企業具體產品,而逐漸演變為一個公認的葡萄酒品種的通用統稱。

        由于葡萄酒產業在中國,尚屬于發展和培育期。無論是葡萄酒的品種,還是葡萄的種類劃分,甚至于各葡萄分屬的不同植物系,都曾經存在過很長時間的混亂期。由于從國外引進的葡萄品種繁多,難以區別,所以在很多時候,人們就習慣性的將赤霞珠、品麗珠、蛇龍珠這些前綴帶有“Cabernet”的葡萄品種統稱為解百納系。

        眾說紛紜。在如何對“解百納”進行定性的過程中,涉及張裕、其他12家企業聯盟、國家工商總局、中國商標局、中國農學會葡萄分會、中國園藝學會葡萄與葡萄酒分會以及中國釀酒工業協會葡萄分會等若干機構、部門。關鍵分歧在于,誰都堅持自己的判斷觀點,并有足夠的證據佐證,而且誰也說服不了誰。

        張裕公司提供的證據為:2002年原國家經貿委制定的葡萄品種標準,以及中國園藝協會制定的葡萄主要品種標準中,都沒有提出有這么一個“解百納”品種系的存在。

        但同時也存在很多的學者著作,明確提出來了解百納品種,并且將赤霞珠、品麗珠、蛇龍珠等葡萄都納入了解百納一系之下。在某些科技詞典及論文中,也明確將“Cabernet”定義為在法國西南部栽培的一種葡萄品種,那么解百納就是“Cabernet”的中文譯詞,它是一種葡萄的品種統稱,而不是張裕公司的一種酒名。

        在張裕重視解百納的知識產權之前,張裕自身的解釋也是前后不統一且互相矛盾的。有在解百納包裝上標注解百納為葡萄品名的,有介紹解百納品種系等多次自我否定的闡述。在解百納迅速成為市場主流品牌過程當中,張裕也沒有主動采取過多的維權動作,來維護企業的利益。

        總之,在解百納從張裕的手中誕生之日起,漫長的近80年間,存在過多的謬誤和不準確的概念,使得今天要對解百納給予科學、嚴謹而真實的定義,變得極為困難。而偏偏這個嚴謹的定義,又牽涉到一個龐大的葡萄酒市場,影響著近10億元的商業利潤。

        商業利潤VS知識產權價值

        有報告指出,隨著高端市場的快速增長,我國葡萄酒市場增長率將從目前的7%提高到13%左右。2007年,中國葡萄酒市場年消費量約40萬噸?備N售額已達100多億元。

        而這其中,解百納所帶來的直接利潤和無形價值,成為張裕最為珍惜的企業核心競爭優勢之一。在解百納葡萄酒的年 15億元銷售額中,張裕獨占10億元左右,解百納成為提升企業實力的最重要因素。而2008年上半年,張裕解百納葡萄酒銷量為10930噸,增長了26%。上半年張裕葡萄酒類產品,共實現銷售收入14.46億元,同比增長28.31% ,毛利率為72%。

        80年前的一個葡萄酒名字,演變到今天,成為一個牽扯多方利益的商業競爭導火索。相比張裕,其他葡萄酒生產企業對于解百納品牌的依存,則更為重要。而在商標爭奪案的背后,引發人們思考的,則是如何尊重民族品牌,以及企業如何真正尊重別人、全力塑造自身知識產權,那依舊任重而道遠。

        無論是擁有民族品牌的張裕,還是處于對立面的其他葡萄酒生產廠商,都是這場競爭的受害者。相比成熟的市場經濟和法制體系下,我國的企業在品牌意識和產權保護方面還欠缺太多的理論和實踐經驗。

        一個品牌的塑造,要花近百年的漫長時間。而如何去守住、如何去發揚光大這個品牌的價值。這個問題不僅張裕理應深思,也應當引起葡萄酒行業所有企業的深思。


       

       
         
      版權所有:煙臺特斯萊葡萄酒有限公司
      地址:山東省蓬萊市經濟開發區山東路 電話:0535-5996799 手機:13723971999 傳真:0535-5996799
      設計制作蓬萊之窗

      欧美a片在线免费看_欧美A污视频_欧美dp出品在线观看_欧美gay黄色视频网站